白山娱乐-篁岭村村民人均年收入从旅游开发前的3500元

时间:2019-12-02    来源:旅游新闻    作者:旅游新闻

原标题:乡村旅游农民不只是“农民

初冬清晨,“挂”在山间的篁岭古村在雾气升腾中醒来。44岁的乡村摄影师曹加祥衣着摄影背心,挎着相机走在村头巷尾,看到喜欢的砖雕、木雕、石雕就停下脚步,按下快门。“这些精致的老工艺,让人看了心旷神怡。”他说。

在江西省东北角,作为古徽州“一府六县”之一的婺源县,有4000余栋保管比较完好的明清徽州古建。近年来,婺源将维护古村落与展开乡村旅游相分离,全县36万人口中70%以上在从事与旅游相关的产业。

短短几年,山乡剧变。同一个村落,同一群村民,生活方式悄然改动。

乡村摄影师:用镜头记载家乡变化

“这是我在篁岭的摄影工作室,这里有我的很多珍藏嘞。”曹加祥笑着说。

不到十平方米的房间粗陋而温馨,墙角的架子上摆放着他多年来用旧的相机和新入手的无人机。两面墙上密密麻麻挂着400余张他拍摄的照片,山村从贫穷衰落到欣欣向荣的变化被生动记载。

时光似乎在屋里停滞,岁月似乎就沉淀在斑驳的两面墙上。

这里是有近600年历史的婺源县江湾镇篁岭古村,处处是依山而建、参差有致的传统徽派建筑,一律灰墙黛瓦, 祁县,水墨青砖。天气渐冷,但游人如织,生机盎然。

曾几何时,篁岭地质灾害频发,缺水缺电、房屋失修、经济凋敝。“篁岭村和左近的村落有很多徽派建筑,但我们守着‘金饭碗’,过着苦日子。”曹加祥说。

1993年,曹加祥置办了第一台相机。在那个拍照需要胶卷的年代,曹加祥每次回乡拍照,都会洗出几张带去务工的中央。

2009年,婺源县乡村文化展开有限公司和当地政府协商,经过古村产权收购、搬迁安顿等形式,在山下建了新村,同时对古村中止维护性开发。2013年,景区开端试营业,一年后篁岭一跃成为“网红”旅游目的地。

“20多年来, 上海到新西兰旅游,我在照片中看到了家乡的变化。”曹加祥说。

2012年,曹加祥完毕在浙江的打工生活,回到江湾镇,成为篁岭景区的工作人员,业余时间当起了乡村摄影师。“我用镜头记载家乡变化,很有意义。”他说。

乡村“模特”:幸福再现传统生活

时下,篁岭仍沉浸在“晒秋”的喜悦中。

58岁的曹细香,裹着头巾、系着围裙,将盛满柿子、辣椒的晒匾摆到木架上。游客们围在周围,举着手机拍下歉收图景。

“晒秋,是我们山里人特殊的生活方式。”曹细香说,山里种的,地里长的,树上摘的,赶上什么就晒什么。

只是往常不为生计,而是让山村多一番景致。

从篁岭古村搬下山的村民中有近200人被景区返聘, 广西东兴酒店,从事和旅游相关的工作。像曹细香这样的妇女每天向游客展示当年的生活场景,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“晒秋大妈”。

“以前山上缺水少电,上山下山要走很长的山路。往常老家成了景区,我们成了‘上班族’,还有工资领。”曹细香说,“游客都说我们是幸福的‘模特’嘞。”

在距篁岭70公里的察关村,村民詹有社牵着牛走过老樟树下的拱桥。往常,养牛对他而言不是为了耕地,而是“扮演”。

在桥头不远处,72岁的台北摄影学会理事周李隆德带着14名摄影喜好者,正在拍摄詹有社牵牛的画面。

“过去的15年里,我每年至少来两次婺源。这里保管了古村的原汁原味,是我们最想寻找的‘味道’。”周李隆德说。

曾经的农活,往常的“绝活”,憨厚的村民成了诗意乡村的别样“模特”。

民宿店主:乡村振兴让景美人更美

山脚下,移民搬迁的篁岭新村,一栋栋乡间小楼鳞次栉比、洁净整洁,民宿、商铺等开了近百家。

以旅带农,村民富了起来。“2014年景区接待游客12万人次,到2019年,仅‘十一’黄金周就接待了12万人次,全年游客量估量突破140万人次。”婺源县乡村文化展开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向阳说。

“村里展开好了,游客多了,我也不想在外流浪了,2014年就回乡运营起民宿。”45岁的村民曹松钦说,经过提升效劳质量,线上线下发力,今年纯收入估量突破20万元。

据婺源县统计,篁岭村村民人均年收入从旅游开发前的3500元,提升为2018年的4.5万元。

以农促旅,完成共同展开。在景区门口,一些民宿店主排着长队招揽游客,秩序井然。

“排队揽客是村民自己想出来的主意,不争吵,乡风更文明。”当地村干部俞日民说,篁岭新村的污水处置项目快完工了,环境更好了,景区游客也会越来越多。

从景区运营以来,篁岭在外务工的村民陆续回乡创业。“目前,篁岭新村近800人中,在外打工的人不超越20人。”曹松钦说,“向心力增强了,村里景美人更美。”

午后,一群游客从民宿中走出,在冬日暖阳的照射下坐着缆车上了篁岭古村。来自浙江的大学生朱婷婷架起画板,坐在古村的墙脚下写生。

画毕,她在画纸右上角写下“山村如画”四个字,过了一会儿,又加上了几个字。

“往常的山村比画还美,应该是‘画如山村’。”朱婷婷说。


(责编:谷妍、邓楠)